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定陶白癜风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5 06:34:38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定陶白癜风,滨州白癜风初期危害,凤阳白癜风医院,浙江白癜风会传染么,湖北治白癜风的专家,威海好的白癜风医院,潍坊怎么治愈白癜风

原标题:11 月27 日,新建村见闻

新建村还是一个焦点。

虽然大火已经过去了9 天,虽然北京“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的40 天行动已经在全北京铺开。

26 日下午,北京市安全委员会针对社会各界关注问题召开新闻发布会之后,肯定这个整治行为的同时,也承认有“个别”行为存在“简单生硬”问题;27 日,关于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多次前往大兴区西红门镇并强调“人文关怀”的新闻也见诸媒体。

27 日下午,我们再次来到新建村,走访了三村、四村和二村。

“不剪电,我们怎么拆”

离村口不远,四个男人站在一座平房前向上望着,指挥房顶上正准备锯电线的男子。离他不远的是电线杆旁边的高压电电箱,他手上握着两根直径十厘米左右的黑色电缆,比划着从哪下刀。

记者走上前问,你们这是干什么呢?为什么要剪电缆?

他们很警惕,立刻就围上来了,问道:“你要干什么?”记者表明只是问问,四个男人还是站在原地。

“妹妹,不剪电,我这怎么拆,多危险。”其中一个男人说。

下面的那间平房已经搬空了,褪色的铝合金玻璃门上印着的字,显示那从前似乎是个制作铝材的作坊。

“幼儿园开到月底”

路过新世纪幼儿园的时候,正好碰上一个家长在门口等着接孩子。

等了两三分钟,一位年轻女老师把孩子送出来,交给家长,告诉她:“我们幼儿园就开到月底了,之后不开了。”家长没有多问,确认了一下月底就是周四,带着孩子走了。

这位老师告诉我们,幼儿园还剩下十几个孩子,“没拆的时候还有五六十孩子。”她说。这几天我们在新建村遇到的人,都用“拆”指代这场波及整个北京城的“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

她看起来年纪很小,我问她有二十岁吗?她笑了,说没有,又改口说就二十岁。

从残存的招牌来看,这家幼儿园是双语幼儿园。她刚来北京不到一年,刚开始几个月在另一家幼儿园,后来被园长调到这里来。园长拥有好几个幼儿园,不过她也说不清其他几个在哪里。

我问她幼儿园关了要去哪,她说就回老家去。

“幼儿园就算就地解散了。等月底我们走的时候会结工资。”她没有留下联系方式,说因为要走了,北京的手机号也注销了,这几天和家里联系都是用视频。

不远处还有一家聪明屋幼儿园,门上贴着的通知落款是11 月19 日:“本园接上级通知,自即日起放假。”

“找了两天还没找到房子”

超市空荡荡的,原本应该还能放下四五排货架的屋子里,只剩下一排货架,货架上稀稀疏疏摆放着货物,不时还有人进来看看能买点什么。

门口的桌子后面,男老板对着一个小平板电脑在看视频,老板娘站在一边。

“你们是本地人还是外地人?”

“外地人啊,不是外地人能弄成这样?”他没抬头,只是朝旁边的货架歪了歪头。

他们找了两天也没有找到房子,“找到房子就搬,北京待不下去了,准备去河北。 ”

“给了你们什么搬走的期限吗?”

“期限早就到了,他一来我就把门关上。”

“他是谁?房东吗?”

“房东才不管这个,是城管。”

“听说你们停水了?”

“就用矿泉水呗。”男老板朝旁边的空地努努嘴,本来应该放有货架的地上,放着整提的矿泉水。

半个多小时后,我又遇见了他们一次,他们有说有笑的,商量着什么,往巷子深处走去,像一对下班回家的普通夫妻。

主干道上,从黄村调来的工人在用铲车清理垃圾“不能把下代人的营生给断了”

“我们这边没停水,没听说停水的事,那些房东的都停了。就是把房子租出去那些。”

“说先把这些拆完了,外地人都走了,再来谈(拆迁)。”

在胡同里,和几位本地大爷大妈聊了几句。

大妈说,现在搬,一家给十万,但是得把楼清干净了、电闸拉了,才能给。

“这钱算借给你的,完了之后还得扣掉。”就是说,最后拿到手的拆迁补偿款里,会扣除先给的这笔,算是预支的安家费。

“我们走不了,穷,没地方去,钱拿手上扑棱棱就花完了,那不还是穷吗。”

他们说,这几天都在拆违建,就是那些彩钢顶的、工业区。“盖在公家地上的房子到12 月估计也拆不完”,“到火灾之前还在两层、三层往上盖呢。”

“我们这不一样,都是有产权、有证的。”

“拆迁完了能拿多少钱?能有500 万吗?”我们问。

大爷想了想说:“500 万应该能有,没有这个数也不能搬、不能答应。”大妈补了一句说:“不能把下代人的营生断送了,祖辈就这么点房。”

“房子多大,楼上楼下两百平?”

大爷:“两百平?八百平!”

“那你们拆完、拿完钱住哪?”

大妈:“自己找地方住,之后我们还回来,说在这盖楼,每家给分几套楼。”

“那三条鱼还是会带走的”

“没关系我就是新建人,不用导航。”回程接单的滴滴司机在电话里说。

出村的路上,我们又经过了几天里路过两次的地方,粉红色的灯光还原样亮着,一楼厅堂里的鱼缸也亮着。鱼缸里的三条锦鲤也还在。

“那鱼应该要带走吧,原来老多了,十几条呢。”屋主是这位刘师傅拐弯抹角的亲戚。“那屋子旁边是个浴池,是他租出去的,楼上也是租出去的。楼上浴池的西边(就是锦鲤那间屋子)是他家自己住, 他们家已经搬出去了,但是还会回来拿东西……他们家以前还有猪,有藏獒,把主人脸咬了,缝了三百多针,他不敢打,他儿子当兵回来也不敢打,后来还是找人来(打),让人给拉走了。”

他说好几天了,这是第一个在家附近接到的单。他搬了一点东西走,但还是住在新建村的房子里,每天照常出车,下午开着开着饿了,回家做了点饭,吃完了再出车,没开出两公里就接到了我的订单。

“最近就是吃菜不方便,没停电,我就出车回来。路上找个超市买点菜带回来。”

新建小学附属幼儿园还在正常开课,这是一所公立幼儿园

我们路过的时候,本村的保洁大妈用一把大笤帚,把门口的落叶扫得干干净净

下午刚进村的时候,主街上几个服装厂工人正在搬家,把拆下来的玻璃门、卡车、柜子等搬上卡车,准备去河北的临时落脚点。

他们看起来不是很丧。其中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几岁,我问他来北京多久了,他笑嘻嘻地说:“永久!”然后把音响打开,开得很大。

另一个矮胖一点的同伴就说他:“你傻啊,永久?你不就不用走了吗?”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兰西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