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交口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1-20 17:24:46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交口白癜风医院,潍坊白癜风发病原因,滨州白癜风的病因,海南白癜风危害,广东白癜风初期危害,烟台治疗白癜风的医院,万安白癜风医院

  

  2月21日,熊猫“宝宝”搭乘FedEx为它免费提供的专机飞往中国。

  本报记者 高 石摄

  

  狄尔瑞和熊猫“宝宝”的照片(合成)。

  蔡华伟制图

  

  2月21日,熊猫“宝宝”启程归国前,华盛顿国家动物园工作人员在为“宝宝”准备竹子。

  人民视觉

  

  和熊猫“宝宝”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华裔女孩凯蒂在“宝宝”临行前专程来为它送行。

  本报记者 高 石摄

  

  2013年8月23日,来自中国的熊猫“宝宝”在美国华盛顿国家动物园出生,是他,第一个将“宝宝”捧在手心。

  2017年2月23日,在亲自护送“宝宝”乘飞机回到中国、陪伴它度过适应期后,他成为最后一个挥别“宝宝”的美国人。

  他叫狄尔瑞,美国华盛顿国家动物园饲养员。

  3月24日,经过一个月的检疫隔离后,熊猫“宝宝”在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正式亮相。

  “宝宝”的一举一动不仅牵动国人的目光,也牵动着身在大洋彼岸马蒂·狄尔瑞的心,狄尔瑞在美国华盛顿国家动物园担任饲养员15年,7年前加入熊猫团队。

  “宝宝”在华盛顿国家动物园出生时,他欢呼庆祝;“宝宝”在美国3年半的成长,他关爱呵护;按规定大熊猫要在4岁前返回中国,直到护送“宝宝”回中国的最后一刻,他始终在守护!

  狄尔瑞从四川返回华盛顿后,他向本报记者回忆了这一趟特殊的经历,以及与熊猫相伴的日日夜夜。

  “我的心与‘宝宝’同在”

  “宝宝”回中国需要飞16个多小时,专机的货舱里除了“宝宝”,只有狄尔瑞和一名兽医。“除了飞机遇到气流发生颠簸,它表现出一丝紧张外,其余时间里,‘宝宝’的表现正是我想要的:吃,然后睡,这是熊猫在自然状态下的举动。”狄尔瑞对“宝宝”的喜爱之情溢于言表。

  华盛顿国家动物园为“宝宝”准备了保质保量的飞机餐:55磅竹子(约合24.95公斤)、10加仑水(约合37.85升),还有它爱吃的红薯和苹果等零食。为了将大熊猫在飞行途中的不适感降到最低,在启程前数个星期,动物园就开始对“宝宝”展开特训。

  “宝宝”展现的快速学习能力与处变不惊的淡定,在抵达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都江堰基地时得到延续。都江堰基地安排了一名拥有照顾美国海归大熊猫经验的饲养员在隔离检疫期间陪伴“宝宝”,并准备了国产竹子、竹笋以及苹果、胡萝卜、特制窝头等新鲜口粮作为“宝宝”归国的第一餐。

  都江堰基地的熊猫饲养员告诉狄尔瑞,一般情况下,初来乍到的熊猫多少都有点紧张,严重者甚至不愿意走出运输箱。“宝宝”不仅主动踏出箱子,走入它的圈舍开始探索,还很自然地从第一次见面的中方饲养员手里接过食物开始咀嚼。

  此前有媒体报道,担心生长在美国的“宝宝”回国会有语言障碍。狄尔瑞说,不要小看大熊猫的适应力,美中饲养员与大熊猫交流时几乎使用的是同一套肢体动作,熊猫很快就能通过相同动作,听懂饲养员的中文指令。“‘宝宝’非常擅于学习,即便遇到了没看过的肢体动作,它也能很快弄清楚是什么意思。”

  停留在都江堰陪伴“宝宝”适应新家的狄尔瑞像在华盛顿一样喂食、清扫,当“宝宝”有小情绪了,他会多投喂它一些食物,陪它说说话缓解情绪。任何相聚都有离散,当狄尔瑞也要跟“宝宝”分别时,这名美国汉子忍不住哭了,中国同行围上来宽慰他:“不要担心,‘宝宝’会好好的。”但狄尔瑞说,“这才是我会哭的原因,我知道它会过得很好……它是我的熊猫宝宝,过去这些年我天天都可以见到它,但以后见不到了。”

  据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张和民介绍,待“宝宝”长到5至6岁时,将按照优生优育的原则择优配对,参与国内的大熊猫繁育计划,最大限度保证种群的遗传多样性。狄尔瑞希望“宝宝”能够孕育自己的宝宝,“这是接下来的要紧事,我相信它日后会顺利产子。现在我没办法每日跟进‘宝宝’的动态,但我的心与它同在。”

  有一种奇迹叫“熊猫”

  “宝宝”的淡定,好似复制了16年前它的双亲“美香”与“添添”抵达华盛顿时的场景。

  2001年,远赴重洋在异国客居的一对中国国宝,在华盛顿杜勒斯国际机场里300多名记者的密切注视下,安坐在特制运输箱里被送下联邦快递专机。在机场迎接和收看电视直播的人们激动不已:“熊猫回到华盛顿了!”而新闻的主角却旁若无人地享用鲜竹,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紧张或不适。

  自从1972年4月,大熊猫伉俪“兴兴”与“玲玲”作为中方对美方的友好馈赠被送到华盛顿,美国人就患上了一种名叫“熊猫热”的病,一病就是40多年。大熊猫招人喜爱的外表与萌态为动物园吸引了大量游客,在饲养大熊猫的过程中,美方也在学习研究这集可爱、强大、脆弱于一身的独特生命,研究它们的饮食起居、体格、情绪和性格,为保护大熊猫种群尽一份力。

  遗憾的是,在华盛顿生活的20多年里,这对夫妻孕育的五胎无一成活,“玲玲”也在1992年去世。而“美香”与“添添”的到来大大提高了动物园大熊猫的繁育率,在两国科学家的共同努力下,“泰山”“宝宝”和“贝贝”先后出生并存活下来。

  狄尔瑞把“宝宝”称作“奇迹”,这不全是出于饲养员的个人情感,从专业的角度来说,熊猫幼崽的夭折率比较高,有数据显示,约有25%的熊猫新生儿会夭折,再加上“美香”产子的经历,“奇迹”这个词确实适合“宝宝”。“美香”在2005年产下第一子“泰山”后,在6年多的时间里没有再给华盛顿国家动物园添丁。直到2012年9月23日,“美香”产下的一只雌性幼崽不幸夭折。那日上午,狄尔瑞用蜂蜜水将“美香”从幼崽身边引开,另一名饲养员将出生仅6天的小生命迅速送到兽医手中进行急救。10分钟之后,因为呼吸与心跳已停止,兽医只能宣告幼崽死亡。这只幼崽在人们的期盼与希望中降生,它的离去让整个熊猫团队的情绪都受到极大的冲击。“我们一下从天上坠入深渊”,当时狄尔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此描述他的心情。在沮丧中,狄尔瑞启程前往中国学习。2013年8月,狄尔瑞与同事还在中国学习大熊猫人工饲养繁育的知识与技能。当获知“美香”快要生产的消息, 狄尔瑞立刻乘机赶回华盛顿。

  狄尔瑞最难忘的时刻是“宝宝”出生那一天。狄尔瑞将在中国进修学习到的把幼崽从母亲身边取走的技能立马用在了“宝宝”身上,他与十几个同事挤在狭小的监控室里连续几个小时关注“美香”生产。“‘宝宝’生下来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在欢呼庆祝,我们能听到它的啼哭声,它非常健康,这对我来说真的是非常美妙的经历。”“宝宝”出生两天后,狄尔瑞成为第一个将它捧在手里的人,跟一根黄油棒差不多大,随后它被转交给动物园的兽医团队进行体检。因为熊猫幼崽的夭折率比较高,直到它出生满一个月,熊猫馆的饲养员们才敢长舒一口气。

  许多美国人的梦想是和熊猫一起工作,目前华盛顿国家动物园的熊猫团队共有一名馆长、两名助理馆长,以及8名饲养员,他们此前都有照顾其他动物的丰富经验,并接受过饲养大熊猫的专门训练。除了热爱大熊猫,动物园希望饲养员具备全方位的能力,照料得了濒危动物,也可以应付得了普通动物日常可能出现的一些状况。

  回到华盛顿,还有许多工作等着狄尔瑞与同事一起推进。熊猫馆里最年幼的成员“贝贝”不久前断奶,从母亲身边带离,转移到一墙之隔“宝宝”走后空出来的生活区。今年熊猫的繁殖期快到了,“美香”也需要为下一胎做准备。

  美国人患上了“熊猫热”

  时光倒转至1999年11月28日。在为“兴兴”去世举行的记者会上,华盛顿国家动物园时任副园长麦金利·胡德森强调,这不是一桩普通的动物死亡案例,“兴兴”所代表的是美中大熊猫工作者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的合作,大熊猫是美中关系的一个重要象征,“我们都希望这个象征能继续延续它的生机。”因此动物园方面开始与中国方面协商,以租借的形式再引入一对大熊猫。

  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与华盛顿国家动物园自2000年12月开始了为期10年的大熊猫合作,大熊猫“美香”和“添添”赴美参与了合作研究。2010年12月协议到期,中方考虑到美国民众对大熊猫的喜爱之情,与美方就新的合作研究协议达成一致。2011年,根据新协议,“美香”和“添添”继续留在华盛顿开展合作研究。

  据华盛顿国家动物园园长丹尼斯·凯利介绍,现在每年有约200万人次来动物园看大熊猫,每天有超过1000万人通过网络收看熊猫动态直播。对熊猫的热爱也增进了美国人对中国的了解。凯利说,每一年他去四川的大熊猫基地,都能看到包括美国在内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他们不仅探访熊猫生活的地方,也了解当地的人文风情。

  家住宾夕法尼亚州的玛丽·舒尔茨女士因喜爱华盛顿国家动物园的熊猫一家,曾三赴中国,其中去过两次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卧龙基地。“大熊猫是那么可爱,我甚至感觉和它们有了情感上的联结。”退伍军人巴伦女士住在动物园附近,一有空就往熊猫馆跑,她的最大心愿是去中国拥抱一只大熊猫。

  更不用说像狄尔瑞以熊猫为工作对象的专业人员,他已是中国大熊猫基地的常客。2013年他在一个基地里迎接了两只熊猫幼崽的诞生,中国饲养员都从各自圈舍赶来庆祝。“他们可能已经看过100多次熊猫幼崽的出生,但依然不想错过任何新生命呱呱坠地的瞬间,他们比世界上任何人,甚至我,都更热爱熊猫。”狄尔瑞说。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于去年宣布将大熊猫受威胁程度由“濒危”降为“易危”,这与中国多年来的努力分不开。狄尔瑞告诉本报记者,中国在熊猫保护方面取得了了不起的成就,美国需要与中国进行合作。“宝宝”在美国十分受欢迎,人人都希望它能留下,但它属于更伟大的项目,如果他亲手照顾过的大熊猫的子孙后代最终成功回归野外,那就再好不过了。繁育项目关乎所有大熊猫,而许多动物与大熊猫共生共存,保护大熊猫,保证其有充分的自然栖息地,会使得栖息地生态系统里的所有物种受益,而不是只有“宝宝”一个主角的故事。

  目前大熊猫种群的繁衍依然面临严峻考验。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指出,作为近年来面临气候变化和自然栖息地消失困境的野生动物的象征,未来80年大熊猫赖以生存的竹林有1/3可能会因为气候变化消失,这对其生存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保护熊猫这样的珍稀动物、改善环境、应对气候变化等关系到全人类福祉的事情,正如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所说,这需要中美两国一道努力。

  版式设计:蔡华伟

  《 人民日报 》( 2017年03月31日 23 版)

  (责编:李楠桦、杜燕飞)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安陆白癜风医院